華人會客廳

華人會客廳>農業產業

張寶順 胡旭東:解讀神秘賽鴿

發布時間:2019-09-17 19:51 | 來源:華人頻道

節目簡介:

 

演播室里來了兩個神秘的小“嘉賓”,它們身形矯健、氣宇軒昂,數百公里的距離也擋不住它們翱翔的翅膀……它們,就是京城寶順鴿舍的兩只胡本品系信鴿。

而在信鴿輝煌的背后,是教練們無私的奉獻。寶順鴿舍的張寶順和教練胡旭東,本來自不同的職業,卻結緣信鴿,誓要將信鴿玩出中國精神。他們訓養信鴿不過短短幾年卻能在重大賽事上屢獲大獎。本期《華人會客廳》就將由這兩位信鴿名家為您揭開信鴿神秘的面紗,講述賽鴿背后的故事。

 

 

主持人手記:  

 

相信很多觀眾朋友們和我一樣對信鴿有著很模糊的概念,于是在欄目組強烈要求下,張寶順先生和胡旭東教練帶著他們寶順鴿舍的“鎮舍之鴿”——兩只雌胡本系信鴿來到了我們演播室。錄制前欄目的同事都好奇地圍過來看這兩只罕見的“小冠軍”。陌生人的圍觀和演播室過亮的燈光,把它們嚇得不輕,一個勁兒地往教練懷里躲。這樣可愛的模樣真叫人心里軟綿綿的……

張寶順先生自2004年開始養鴿,雖然養鴿時間不長,但卻有足夠的成績和獎杯來證實自己的實力。錄制中,張寶順說:“玩鴿子一定要玩出中國人的精神——就是忍苦耐勞,永不服輸,不怕艱險,團結一致,勇往直前。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沖出國門,走向世界,在世界鴿壇獨占鰲頭。”真心祝愿張寶順先生能夠夢想成真,為我們國人爭光添彩!

 

 

完整版文稿:

 

主持人: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華人會客廳》,我是主持人悅瑄,信鴿是武俠劇里的重要演員,英雄豪杰行走江湖少不了飛鴿傳書,但是現實生活中的信鴿,是不是也這么神奇呢?今天我們就請到了兩位信鴿界的重量級嘉賓,他們就是張寶順張總和胡旭東胡教練,歡迎二位。

張總:主持人好、大家好。

 

 

【演播室里的特別“嘉賓”:胡本品系信鴿】

 

主持人:那同時今天來到我們現場的還有一位特殊嘉賓,他就是胡教練懷里的這只小鴿子,歡迎你,它在給我打招呼呢。那張總,這只鴿子它是屬于什么樣的品系?

張總:我這鴿子屬于胡本,胡本系,它這種鴿子吃苦耐勞,一般什么風天、雨天、霧天,它都能飛。

主持人:風雨無阻。

張總:反正我這種鴿子肯定是長短距離,可以說是全天侯,在我手里是飛得挺好。

主持人:您對它也非常有信心。

張總:我對它不但有信心,我對它就跟對待我兒女一樣,我在任何場上我都這樣說,因為為什么我這鴿子,鴿子就是我的心愛之物。

主持人:對對對。

張總:我養鴿子我不吃、不喝都可以,鴿子我必須得給它造就良好的生活條件,它有良好的生活條件,它才能夠飛得好,關鍵是飛得好與壞,是在鴿子的品系。

主持人:對,我今天看它這個鴿子,我覺得它這個羽絨非常得油亮,而且泛著七彩的光芒。然后它是屬于咱們比較昂貴的一個品系嗎?

張總:這分怎么說,兩廂情愿。

主持人:兩廂情愿?

張總:我開價再高人家不要,我開價再低給人就是吃肉,人家也不要,這就不要了。

主持人:切吧、切吧,燉了。

張總:你這人要是天生你玩得好,悟性高你能玩出來,這鴿子你將來玩得在國內,在北京玩得出名,在國內你玩得是一個名家,也許將來以后有一天,奧林匹克,鴿子就是運動項目最后一項,你也許就走出國門,你為國爭光,為中華民族的國民爭光,那就不一樣,玩鴿子就得玩出中國人的志氣。

主持人:對對,說得太好了。

 

 

【鴿子的鑒賞】

 

主持人:像我們老百姓可能覺得這個,信鴿、賽鴿,離我們的生活非常遙遠。那因為可能我們不是很了解,先給我們普及一下這方面的知識吧,我們鑒賞一個信鴿,應該鑒賞它的哪些部位呢?

張總:這個鴿子要是鑒賞和那個了解說,真是說內在的這些東西,就胡教練、胡兄弟說一下。

主持人:對對,胡教練在這兒呢,說一下您訓練的小鴿子吧。我看一下,咱們這個賽鴿,它跟我們家養信鴿體型有不同,好像體型更大一些,更加健壯一些。

胡教練:對,大,這鴿子并不大,沒有那鴿子大,因為這兩只鴿子全是母鴿子。

張總:全是雌鴿。

主持人:我看它這個翅膀也是,這個扇面也是非常得厚,它是不是根據這個翅膀,能夠看出鴿子戰斗力?從翅膀上能夠看出什么樣的門道?

胡教練:這翅膀主要就是看的它一個就是說這個,就是說這個弧度。

主持人:弧度。

胡教練:對。

主持人:就看哪個方面的弧度,是這個方面的弧度對吧?

胡教練:對,這個方面的弧度。

主持人:這方面的弧度。

胡教練:對。

主持人:就面積越大,弧度越彎,它的戰斗力越強嗎?

胡教練:對。

主持人:再一個就是它這個肌肉。

主持人:肌肉,就是這塊的肌肉。

胡教練:對。

主持人:那還要看哪里就是,是不是?我覺得這個。

張總:膀筋、膀軸短而粗。

主持人:我知道咱們信鴿,看信鴿最主要的一點,還要看它的眼痣對不對?

張總:對。

主持人:那這個眼痣咱們一般來說,老百姓鑒賞的話,咱們是怎么看法?就是看它這個。.。。

張總:鑒賞鴿子的時候,一個是對著陽光。

主持人:對著陽光。

張總:它要是見著陽光,你往回收縮的時候,在暗處的時候,它的瞳孔就是放大。

主持人:就是這樣子捏住鴿子,然后對著陽光看。

張總:你看現在是小。

主持人:小。

張總:在這兒你看。

主持人:背的陽光的情況,它就瞬間能變大。

張總:瞬間就變大。

主持人:它的瞳孔會在陽光下和背陰的地方會有大小的變化。

張總:必須得挑這鴿子眼善,眼睛的亮度。

主持人:亮度。

張總:它的清潔度。

主持人:就是它的玻璃體的這個亮度。

張總:對,玻璃體的純度。

主持人:純度。

張總:必須得要光亮。

張總:你像它這個環子。

主持人:就這個環。

張總:這個環子里邊是芯片。

主持人:芯片,就是定向用的。

張總:不是,打比賽就是咱們鴿子窩那兒有一個腳踏板,電子腳踏板,它這腳往那腳踏板一落。

主持人:一接觸。

張總:一抖,一接觸的時候這個芯片,可以直接傳到那個腳踏板上,它那兒的信息應該是傳到西安,信息發射中心,這一下就到西安了,三兩分鐘直接就到組織接收部那兒了,一分多鐘。

胡教練:一分鐘。

主持人:西安咱們是有一個總的這個賽鴿的這個一個。

張總:接收站似的。

主持人:類似的發射塔。

張總:對對,接收和發出。

張總:這個是一芯片。

主持人:這個環是…

張總:這個環就是這鴿子,就跟人的身份證。

主持人:對對,標明了它的身份。

張總:標明了這鴿子身份。

主持人:和血統。

張總:是北京的“零一”,北京的一個,也就是說中國的鴿子,這是北京的,這個就是它的一生的身份證號。

主持人:身份證。

張總:打比賽,它這個芯片一萬只鴿子里頭,它就這一個。

主持人:我看這只鴿子,現在的感覺就是雄糾糾氣昂昂的,可能在我們演播室里稍微有點拘謹、有點緊張。

張總:是。

主持人:有點受驚。我想看一下,我想問一下,這個鴿子從它的體型上來看,它現在應該是屬于高齡,還是中齡?還是適合打比賽的?

張總:它現在兩歲,就說三歲鴿子吧。

主持人:三歲的鴿子打比賽算是高齡嗎?

張總:它現在已經不能打比賽了,它現在只能做種,或者是當奶媽子。

 

 

【信鴿的配對和育種】 

 

主持人:我想知道這個優秀的鴿子,它的育種和配對,是不是也非常的有講究?需要前期的篩選,比如說根據它的這個血統,根據它的家族成績,個體差異這些。

胡教練:對。

主持人:那在育種的時候,我們是怎么來去挑選呢?需要很有經驗的教練去進行對它的一個外形,然后對它的一個家族甄選嗎?

胡教練:這個不絕對。

主持人:不絕對。

張總:你自己家的鴿子你歷年來,我這只鴿子,下來這鴿子,憑這鴿子它出得多的,它都跑得成績相當穩,都能靠前,所以說選種就必須得選它,你不能離開鴿子這兩道血,這一道血。你離開了它就不飛,選鴿子的時候還要看骨架。

主持人:骨架。

張總:成績。

張總:它的輩分。

主持人:家族成績和輩分。

張總:它的輩分,然后才能進去。

主持人:也是一個非常復雜的一個學問。

張總:對對。

 

【如何欣賞信鴿比賽】

 

主持人:那我想知道張總,就是像咱們這個打比賽的鴿子,那我們老百姓去看這個賽鴿的話看比賽的話,咱們從哪些門道去看呢?

張總:你老百姓看打比賽,你只能說問誰跑得第一,誰跑得第幾,第幾是誰的,你只能這么參與,真正的玩鴿子的人家去參與什么,是參與這鴿子的競翔的時間與速度,但是也包括冠軍,但是他要體現這鴿子什么,他們家因為這些,北京玩鴿子這幫人,什么家玩什么哪種鴿子,大家伙心里都明白。他們家這鴿子今年。

主持人:因為也都了解這個圈子。

張總:就是今天什么天氣風速多少,是晴天還是陰天,他們家鴿子分數是跑了多少,他們家鴿子今年這樣,過年還是這種天幾乎近似,它飛得,那肯定是這種鴿子就是吃這個天,什么天氣造就什么鴿。

主持人:這樣子。

張總:也就是說咱們這么多養鴿子的,最后冠軍不可能就你一家坐,都得輪著坐,也許來年刮風、下雨,那鴿子人家跑了第一,人家鴿子就適合這個天氣,    

主持人:有很多外在的因素左右它這個。

主持人:我知道咱們像玩這個信鴿,咱們每年比較大的比賽項目都是在秋季進行。那秋季我覺得是不是因為季節和溫度,還有風力對比賽影響很大。

張總:不是,主要什么。因為春天出這個鴿子到秋后,這鴿子已經成熟了,這段時間。

主持人:春季是屬于育種那段時間。

張總:春季是屬于育種和出小鴿子的時候,然后你得有馴放時間等到秋后,那段天氣這鴿子。

主持人:正合適。

張總:正合適。為什么大家有春季呢?春季這鴿子,就是說小鴿子出來得晚了、小了,但是還不甘心,有幾只春賽的,這幾個知道在打比賽、再玩,秋季的只能是春天出,秋季的春天出,春天出的你也可以打秋季,因為這鴿子,你看我這鴿子天生成熟早,也有成熟晚的。

 

【一生只能比賽一次】

 

主持人:那咱們這個鴿子比賽,有沒有比如說他們這個年齡限制。

張總:肯定有,這鴿子它出來一生,打得特別,它這一生,從它一開始馴放一直到打比賽,它這一生就這一次。

主持人:一生就一次比賽機會。

張總:一生就這一次比賽。

主持人:比我們奧林匹克還難得。

張總:奧林匹克最后一下也就是它的巨作,我說最殘酷的一旦這鴿子一毀,它這一生就沒了,沒什么逆返,沒有逆返,沒法逆返。

主持人:了解、了解。

張總:所以這鴿子,他春天出得秋后打比賽,就這一場賽。剩下的你可以說,你看這鴿子好就可以做,知道它這個血統,你就給它做,不行的你就該放棄就要放棄。

胡教練:你去年那鴿子,鐵鷹賽那鴿子第二天回來都沒用了,當天不回來就完了。

張總:當天不回來那鴿子就沒用了。

主持人:就等于說革除它的比賽資格了。

胡教練:對了。

張總:取消它的比賽資格,不能讓它參賽。

胡教練:頭天不回第二天就沒用了。

主持人:只有給它24小時這么一個機會。

張總:24小時它也黑天、白天。

主持人:12個。

張總:那頂多10個小時。

胡教練:就10個小時。

主持人:就10個小時。

胡教練:就10個小時。

張總:趕上雨霧天,那都到不了10個小時。

主持人:那我覺得它的職業生涯,還是非常短暫的,如果說稍微不慎。

張總:它的打比賽時光太短。

主持人:對對。

張總:打比賽就一天。

主持人:對,完全就在比賽那一天。

張總:對。

主持人:這感覺比那個中大獎的機率還低。

 

【最殘酷的賽事】

 

主持人:那我想知道胡教練,在這么多年的過程中,有沒有特別令您印象深刻的一些賽事?給我們分享一下吧。

胡教練:07年,北京市國家賽600公里。

主持人:國家賽。

胡教練:國家賽600公里,600公里等于是鄭州,鄭州放鴿,到咱們家是600。

主持人:到北京是嗎?

胡教練:到北京,到北京600公里,這一路全是雨。

主持人:那天氣還真的是。

張總:從放飛那天一直到北京全是小雨。

胡教練:那是特別什么那個。

張總:最殘酷的一次。

主持人:對對。

胡教練:北京是3800多羽放的,當天就回來67羽。

主持人:3000多,67羽。

胡教練:就回來67羽,等于說那2000多羽已經是迷失方向了?

胡教練:北京市就回來67羽,那年是等于是咱們家回來7羽。

主持人:就光咱們寶順鴿舍就已經回來7羽了。

張總:就回來7羽

主持人:您這應該說是全國的前67強已經在這其中了。

張總:反正是在北京回來鴿子最多的是咱。

主持人:實力嘛,真的。

胡教練:07年,就是07年。

主持人:當時也是秋季,秋季賽事。

張總:秋季,球賽。

胡教練:不是秋季,春季,國家賽都是春季。

主持人:國家賽是春季?

胡教練:對,國家賽。

主持人:當時有沒有預測過能回來多少羽?

張總:這個預測不了,這個無法預測的。

張總:鴿子這種東西它本身是個神鳥,不是說你能預測出,你想讓它回來,也許你對它的厚望越大的那個,也許都回不來。也許對它沒有信心的那個,它第一個回來,這都有可能,這都是很正常的。

主持人:一切皆有可能。

張總:對對,都很正常,這個鴿子這個。

主持人:沒有定性的。

張總:對,沒法定性它,這就跟那斷了線的風箏,你知道到哪去。

主持人:你這訓練的時候是不是也就,在管理上是很辛苦的。

張總:太辛苦了。

主持人:對對對,因為萬一你訓練,比如說你今天訓練100羽,那100羽可能飛出去了,一只都沒回來。

張總:那不可能,那永遠都不可能。那除非天災人禍,只要是放飛了,不可能不回來。鴿子就是什么,它就是馴放,一開始3、5公里,10、8公里,說那個10公里、8公里馴放,一步一步往前抻著走。然后30公里、50公里。

主持人:那在這其中會不會有丟失?

張總:肯定有丟失。

主持人:但是不會這么多。

張總:最好別丟失,因為丟失這一下,丟一只鴿子少則幾千多則就得上萬。

 

【賽鴿無法規避的風險】

 

主持人:那我聽說在比賽中,這個電磁波會影響鴿子的定位,我特別想問一下胡教練,那個我們在比賽的時候,怎么去規避這樣的風險呢?

胡教練:這個你避免不了。

主持人:避免不了?

胡教練:避免不了。因為你當時,人家比賽那日子定了,10月15號、10月18號,人家收這鴿子就去放去了,說國家這兒有什么什么衛星上天,他不見得知道?墒堑侥翘烊思揖烷_始放,回得來、回不來人家不管,不可能一只回不來,肯定有回來的。去年鐵鷹兒賽回來三只鴿子,就回來三只。

主持人:去年比賽的時候一共多少羽?

胡教練:比賽的時候好像是三千多羽。

主持人:三千多羽就回來三羽?

胡教練:就回來三羽。

主持人:那這個真是千里挑一。

胡教練:人這三只就是神鴿。

主持人:真的是神鴿、真的是神鴿。

張總:正中了那句話神鳥。

主持人:對對,沒錯。

張總:不能叫神鳥,叫神鷹了。

主持人:差不多。

張總:不是差不多,就是神鷹了。所以說在馴放的時候,人心里頭,任何人都心里沒有底。

主持人:對。

胡教練:比較緊張,老怕自己就是說都想贏,可是這場比賽下來之后,只有幾個人能贏。

主持人:我感覺總有一些命運的意味。

胡教練:對對對。所以說就看這鴿子,你怎么調理這鴿子,這是你自己在家養這鴿子觀察,就是靠自己這悟性。

 

【訓鴿必須吃苦在前】

 

主持人:那作為一個資深的教練,我想問一下咱們胡教練,咱們平時馴養信鴿有什么誤區嗎?

胡教練:你放飛鴿子,放飛完事之后,就是說你再放100以上,100公里到150公里,到200公里,你回來就得觀察這鴿子。觀察這鴿子,就是說早晨放了200了,下午在家飛,看飛得飛勁怎么樣。

主持人:看它的耐力。

胡教練:說飛10分鐘、8分鐘就落了,這鴿子就是白天你累了,明天你就要休息,或者是溜近一點,這就是你自己掌握。

張總:馴放的公里數。

胡教練:公里數,明天我再放200,這鴿子也許就丟了。

張總:它能幾公里、十幾公里,幾十公里,百八十公里,甚至二三百公里,放到三百公里以上。行,開始打比賽。玩鴿子很辛苦,他都是每天早上起早貪黑,起早,起來了,抓完鴿子天還沒亮呢,你得開出去二三百公里,你車里停著,等著太陽出來 ,出來放飛,太陽出來把鴿子放飛,然后再開車回來吃早點。

主持人:也很辛苦的。

張總:太辛苦了。

主持人:披星戴月的。

張總:要不付出辛苦,你肯定沒有回報。

主持人:是的。

張總:你要是說用鴿你能得到名譽,吃苦必須得在前。

主持人:是。

張總:你不付出辛苦,你永遠得不到回報,沒有回報可言。

主持人:那胡教練我想知道,就是像咱們這種鴿子打比賽的話,會不會像我們運動員,就是賽前要進行興奮劑檢測一樣,用藥方面有沒有講究?

胡教練:這個沒有。

主持人:沒有。

胡教練:沒有。

主持人:那鴿子在賽前就沒有進行這樣體檢,或者說這樣一個流程嗎?

張總:沒有,沒有。

胡教練:現在沒有

張總:我就敢說我們家鴿子比賽前就不添藥,什么興奮劑我這不添,就是實打實的。

主持人:其實就算你給它添藥的話,也查不出來。

張總:我不帶用的。

胡教練:添這個東西不見得管用。

張總:你想你給它填到肚子里,那一宿呢,放肚子沒東西,你怎么知道那藥就管用呢,是不是?它又不是人,它又會說又不吃藥,我今天真有勁,我精神爽,它不是那事。

主持人:是的,沒錯。

張總:這玩意兒它不會說,也許你下了藥,半道上掉地下。

主持人:我聽說在比賽中雄鴿的戰斗力一般比雌鴿要強,是不是這樣?

張總:也不一定。

主持人:也不一定。

張總:不是絕對的。

主持人:不一定

胡教練:不一定,對。

主持人:我知道咱們這個比賽,是不是也要根據時間、場地,來挑選合適的賽鴿?

張總:對。

主持人:胡教練應該深有體會。

胡教練:不是,這個不是你能決定的。

主持人:是嗎?

胡教練:因為你買這個,咱們玩得都是特比環,特比環,幾月幾號、幾月幾號,是多少公里 ,人家是死的,規程是死的,不出現意外,說那天下雨了,放飛地有雨放不了,這個例外,說放飛地沒有雨人家就放。

主持人:放飛地沒有雨就行。

胡教練:沿途不予考慮,人家是。因為這個東西,這是特比環,咱們玩得都是特比環,特比環有特比環的規程,你說我這只鴿子放多少公里,那根本就不是你想的,你套上那環子了,你就得經受三關賽,四關賽。

主持人:套哪個環,其實是跟它的血統有關系?

胡教練:對。

主持人:根據它的家族成績來做參考。

胡教練:你在春天,就像4月份、5月份的時候,出小鴿子的時候,那環子有已經套上了。

主持人:3、4月份的時候就套上了?

張總:4、5月份。

胡教練:對,3月份以后,4、5月份套上了之后,這鴿子現在說到10月份就定了,輸贏就是它了,就是在它身上了。

主持人:明白了。

胡教練:你再換就來不及了。

主持人:就是從一顆種子到冠軍。

胡教練:對對。

主持人:就這么一個過程。

張總:精心的飼養和精心的馴放,打比賽的時候它是,給你飛不飛那是鴿子的事了,咱心盡到了。

主持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管不了。

張總:誰也管不了。

主持人:那像套了這個環之后,那比如說我這個鴿子,它的家族成績是在六千,我就給它套三千,我就贏得冠軍。

張總:可以,你兩千的也行,為了爭冠軍誰不把好鴿子,好鋼用在真正的好刀刃上。

張總:我們真是,就是為鴿,養鴿子真是付出辛苦太大了。

主持人:對。

張總:太多了。

主持人:不只是起早貪黑,還要照顧它們飲食起居,還有包括飼料各方面疾病。

張總:飲食起居,你知道在配備之前,腦海里時時刻刻都在想著,今年這只鴿子要跟哪只鴿子要搭對,雖然都是一個品系,都要琢磨好。它去年跑的成績,他兒子跑的成績都得在想,得形成一個,很多一個鏈條。

主持人:費心思的一些事情。

張總:一環套一環的,出來這鴿子才能迎接你下一次的比賽,你才能這樣去做。你要真是不用心去想,不用心去做,不可能,什么都不是,我拿起來就贏,那不可能。

主持人:而且這是一個日積月累的一個過程,并且馴養鴿子它的這個時間,它的這個周期,跟你馴養別的寵物、動物,是完全不一樣的,需要耗費很多的心力。

張總:那個像狗,你要訓練這狗,讓這狗聽話你就逗它,不聽話就打它,不能死打,死打它更記仇。

主持人:而且這狗它是撒歡跑了之后,你還可以拽個線,把它拽回來。

張總:拽回來也不能死打,不能摁著,得慢慢的調理它,這鴿子就得餓它,一餓,它就聽話了。你要餓它幾天,餓它十天半個月。

主持人:這不敢說,這您虐待動物,后期剪掉。

張總:不用剪,這不用剪,你就上那個,你說馬戲團里那鴿子為什么…它就是給餓的。

主持人:餓的。

張總:鴿子上這兒來吃個食,他一伸手它就吃了,餓得吃食。

主持人:是,沒錯。

張總:鴿子,咱們養這鴿子咱們不能那樣餓著,真餓著咱就別打比賽了。

主持人:對對。

張總:你餓的時候就是什么,吃的時候別剩食,但是你喂的時候別喂多了。

主持人:不要喂撐了。

張總:別喂撐了,喂撐了這鴿子最容易得病,讓它吃七成飽,別超過八成,這鴿子永遠不會,也不是說永遠,就是得病的概念就低。

主持人:低一些。跟我們中醫倡導人的養生一樣,七分飽、長壽健康。

主持人:那它一天幾頓?

張總:它一天就是兩頓。

主持人:就兩頓。

張總:早晚一頓,沒有必要喂它飽了,也不是虐待它,你要是給它吃了,就給它害了。

主持人:對對。

張總:給它吃飽,尤其這天,它消化不完就發酵了,它就容易得病,你要是天天喂,那鴿子干脆什么都別干了,你別養它最好。要保持這個,看這鴿子每天吃食的狀態,精神狀態,把屎一扔,手上不帶屎,這種鴿子是最健康的,養鴿子誰沒抓過鴿子屎。

主持人:對

張總:是吧,養鴿子都正常,鴿子拉了屎都很正常。

主持人:其實人家說鴿子糞便不是一個很好的美容上品嘛?

張總:行行。那你上我那去 ,我給你弄點。

 

【寶順鴿舍的故事】

 

主持人:那張總您對咱們這個信鴿,包括咱們這個寶順鴿舍,下一步有什么安排或者規劃沒有?

張總:我現在已經這個,我建棚,我自己養鴿子地,我現在算上今年我建的,我已經建了三了。

主持人:建了三個地方。

張總:建了三個地養鴿子,包括家里面這就建了三個了。今年建的這個我投資了50多萬,這公司里投的,我現在養的鴿子,可以說到我那一看,我那鴿子住得都說是別墅。

主持人:就是比人住得還好。

張總:我那鴿子就是一平米得合多少錢?400多平米。

主持人:那您這相對應該是。

張總:將近60萬。

主持人:應該說你新建的鴿舍應該是最大的了吧?

張總:對,可以說在鴿舍界里養鴿子,我這棚算是上等的。

主持人:那我就特別想了解,您是出生于信鴿世家嗎?

張總:不是。

主持人:那您什么時候開始喜歡信鴿的呢?

張總:84年。

主持人:84年?

張總:是84年嗎?

胡教練:84年。

主持人:20多年了,28年。

張總:84年的時候,我是在家里我養。

主持人:那時候你就開始家里養了?當時為什么會養呢,是受朋友啟發嗎?

張總:那會養這鴿子就是愛哪飛哪飛去。

主持人:隨便養著玩的是吧。

張總:是,玩的,84年我就養。

胡教練:那會那賽事沒有這么大。

主持人:對,那時候80年代,還沒有這么形成一個規范。

胡教練:等于是這幾年北京的賽事剛起來。

主持人:對對對。

張總:84年我在家里房檐里養,養著玩。

主持人:當時養了多少羽?

張總:沒多少,十幾羽。

主持人:那時候投資也挺大的。

張總:十幾羽鴿子。

主持人:在家陽臺上。

張總:就好像是自生自滅式的這種,在家看著鴿子飛著就行了,出去打食去,F在咱這鴿子哪能出去打食去,鴿子都往地里落,現在養得鴿子。

主持人:是。

主持人:以前養得鴿子都是飛到野地里。

主持人:現在也沒有多少地了。

張總:現在也沒地了。再說咱家也,現在我養這鴿子也在家里養,在家里養,我養的鴿子,它就在這個一放飛,回來吃食 吃食進棚,它就不再出去了,那鴿子肯定不讓往地里落。

 

【天下鴿友 共享藍天】

 

張總:我棚里的口號就是世界巔峰在此之舉,這就是我的口號。我的口號指的是天下鴿友,包括世界,共享藍天。

主持人:我們這個信鴿在我們中國來說已經走向職業化、產業化的道路了。如果我們想打開國門走出去、走向世界,我們還需要哪些努力呢?

張總:這個事,必須得天下鴿友團結起來,認真對待這項運動,經常在一塊切磋。

主持人:對對對,我覺得這很重要。

張總:有那個好品種,有那個好品系的鴿子集中起來,將來以后有一天,這個奧林匹克最后一天,也許在中國,指不定哪天就要在這兒開。必須得有這好的精神,精神團結。中國的鴿友要團結,中國人要團結起來,任何一個國家也比不了的。

主持人:那像我們中國的賽鴿行業正在蓬勃的發展,那在目前來說,也遇到了一些問題,那您覺得有什么樣的建議,或者說您覺得咱們這個行業目前要想持續發展的話,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張總:在此我就奉勸舉辦工棚的,包括俱樂部的,你們教育好你們下面的支部,盡心盡職盡責把你要辦得事做好,把中國的精神操作起來。

主持人:展示出來。

張總:中國人的勇氣團結起來,咱們走向世界。

主持人:一起為國爭光。

張總:那是咱們中國的人。咱們為中國加油

主持人:今天跟二位聊得也非常開心,我也受益匪淺,學到了很多東西、學到了很多知識,而且還聽張總跟我上了這么精彩的一堂課,跟胡教練了解了這么多,生活中養鴿的一些基礎知識和誤區;還有規避的一些風險。那今天非常感謝二位作客我們演播室,那同時也祝愿我們這只小鴿子,您這兩只小鴿子,其實也打不了比賽了是嗎?

張總:打不了比賽,那就看它的后代了。

主持人:好,謝謝,謝謝二位作客我們演播室,同時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期再會。

張總:謝謝大家。

胡教練:謝謝。

友情鏈接

中國網+ 百度百科 中國推介 新華網客戶端

禮贊華人精神,同聚華人力量。展示中華形象,傳播中華文明。

京ICP備19026375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109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京)字第03675號

禮贊華人精神,同聚華人力量。展示中華形象,傳播中華文明。

京ICP備19026375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1093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京)字第03675號

A级特黄又硬又粗又长视频,亚洲另类图区清纯,同事出差人妻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