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頻道

華人頻道>我要上首頁

黃永玉——90多歲開跑車的畫壇鬼才

發布時間:2020-04-29 16:52 | 來源:未知

在我們中國,有一位土豪

90多歲住著豪宅,開著跑車兜風

活著可比老外瀟灑多了

他就是“浪蕩”畫家

黃永玉

黃永玉,1924年出生在湖南省常德縣,祖籍鳳凰縣城。父親是當地男子小學的校長,母親是女子小學的校長。身處書香門第的他,從小就被藝術熏陶,他自己也非常熱愛藝術。

但因家境貧苦,在陳嘉庚創辦的集美中學讀了兩年初中,12歲就外出謀生,流落到安徽、福建山區小瓷作坊做童工,后來輾轉到上海、臺灣和香港。

這,又是“逆襲”的典型。

再苦也抹殺不掉他對藝術的熱愛

當時戰亂紛飛,僅讀到初二的他就被迫輟學,流浪街頭。為了生存,小小年紀的黃永玉就開始在碼頭做苦力……他只想活下去。

幸運的是,在碼頭工作的他偶遇中學軍訓時的教官,看他可憐,就介紹他到軍隊做一名司書(舊指官署、軍隊中從事文書工作的人)。工作倒也輕松,每日抄寫幾篇公文一個月就能賺8塊錢。

但黃永玉可不是那安穩之人,抄完公文的他總有一些古靈精怪的想法,于是便開始在公文稿上亂畫。

先是把文稿上的“通令”兩字畫上花邊裝飾,后又在文中畫一些小動物,雖然,文稿因此變得生動起來,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因為公文不嚴肅他被憤怒的長官訓斥并失去了這份工作。

木版畫(沒有書讀的孩子)

丟掉工作的他只能繼續流浪,后來,又碰到好心人把他介紹到稅務機關工作,但這次他依舊放蕩不羈,工作之余開始研究木刻,把辦公室搞成了木工坊。隨即又被老板打發走了。

此后,黃永玉還在中小學任過教員,在劇團擔任過舞美,在報社做過編輯,還干過電影編劇。但這一路上,他始終沒有放棄對藝術的追求,靠著自己的專研,16歲的他竟然可以靠木刻賺錢生活了。

木版畫(祈禱)

19歲時,他跑到江西一個藝術館工作,在那里,他碰到了一個美麗大方的廣東姑娘張梅溪。黃永玉第一次見到心動之人,大膽的去追求她,每日定點等候,為她吹奏小號,奏響愛的樂章。

但張梅溪的父親是一位有錢的將軍,自然不同意兩人的事情,而張梅溪也早已被黃永玉的才華打動,兩人磕磕絆絆遠走他鄉。1946年兩人在一家小旅館舉行了浪漫又簡單的婚禮。

和夫人張梅溪合影

1948年夫妻倆來到香港,那時黃永玉在畫壇上還沒有名氣,整日專研木刻,但他非常努力,愛情給他賦予了極大的動力,藝術靈感也隨之奔涌而出,他的木刻畫在香港漸漸有了名氣,很多人爭相購買。

木版畫(半斤對八兩)

(邊城)插圖

1953年2月,黃永玉聽從了表叔沈從文先生的勸告,與妻子張梅溪抱著7個月大的兒子從香港來到北京,在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科擔任教師。

雖然住在美院宿舍的大宅院,他和妻子并沒有向生活妥協,他們還一起悉心飼養了小狗,貓頭鷹、火雞,甚至還有猴子,小梅花鹿等 ,好不熱鬧。而之前一直四處飄蕩的黃永玉,總算是安定下來了。

小孩子黃永玉,老頭兒齊白石

文革期間,受到批斗的黃永玉一家人被趕進一間狹小的房子,妻子也開始生病,但苦難對他來說從來不是問題。

后來,黃永玉被下放到“牛棚”勞動三年,兩人不得見面,黃永玉便偷偷地寫下長詩《老婆呀,不要哭》來安慰妻子。在詩中,他還大膽對她說“愛你一百年不變”。

“文革”之后,撥亂反正,黃永玉終于苦盡甘來,雖然前半生跌宕起伏,但黃永玉的后半生可是非常舒服。他后來不僅被選為美協副主席,還榮獲了“意大利國家勛章”,畫作也開始受人追捧。2010秋拍會上黃永玉1978年作《暑荷圖》以683萬成交。

通透的生命,返璞歸真

這位好玩兒的老頭曾自述,“余年過七十,稱雄板犟,撒惡霸腰,雙眼茫茫,早就歇手;喊號吹哨,頂書過河,氣力既衰,自覺下臺。”

不過,到了八十多歲的年齡,黃老已經不必再委屈自己去迎合潮流了,他說,“藝術是讓人高興,讓人沒有距離。”

大道至簡。書法亦云,通會之際,人書俱老。

自畫像

一張辨識度極高的大方臉,兩個逗趣兒的招風耳,瞇縫著眼,缺了門牙還笑開了花。兩手往上舉,穿著個白背心,露出圓滾滾的肚皮,兩腿齊往前伸,地上放著一個大煙斗。旁邊一書:九十啦!這便是老頑童黃永玉的90歲自畫像,手舞足蹈的高興勁兒簡直就是個三歲小孩子!

別看自畫像中那般“邋遢”樣,現實中的黃老活脫是一位時尚先生,和那些歐美紳士、韓國長腿歐巴們比起來也毫不遜色!

藝術界的時尚大咖,咱比的是氣質!

不離手的咖啡色煙斗,筆挺的身裝,有誰認得出這是位已到耄耋之年的老人?!

當時擁有清澈的笑臉的少年,轉眼就變成了愈老愈純真的頑童。

黃永玉是個“怪老頭”,世人叫黃永玉“老頑童”,老人的確幽默,也是洞悉人情世故的。他的畫比現今的微博熱門都要精彩,段子說來就來,不信咱們來看看!

玩著玩著就成了大家

說起黃永玉這個老頭,他這一生就像一個傳奇。他愛玩,而且玩得風生水起。俗話說,字如其人。畫也當如其人?此淖髌,就可看出他有多好玩。

在北京東郊矗立著一件巨型藝術作品——占地六畝的“萬荷堂”。這座完全采取傳統建筑結構蓋起的大宅院不是單純意義上的住宅或畫室,而是黃永玉平生最大的一件藝術作品。

萬荷堂的中心是大殿,也是他的畫室,有東西兩個院落。東院是一個仿古江南園林式的建筑群,院中間有一方占地兩畝多的大荷塘,荷塘里有來自頤和園、大明湖各地上好的品種荷花。每年7月,紅花綠葉,是黃永玉最流連荷塘的日子。從萬荷堂大殿后門走出來,穿過庭院就到了黃永玉的起居室——老子居。

乍一聽“老子居”,是不是有點自大,其實,這不是黃老自己起的名字,而是呂正操將軍代他定下來的。說來其中還有一段故事:那是在黃老年輕的時候,曾在福建泉州住過一段時間,他住處附近有一座廟,廟里種有很多的玉蘭花,有一次他禁不住爬上樹去摘玉蘭花,被一個老和尚看見,叫他下來。黃永玉開始時不知道這個老和尚就是弘一法師,跟法師講話的時候滿口“老子”,后來被人傳了出去,成為笑談。這次他要為自己的起居室取名字,呂正操就舊事重提,干脆就叫“老子居”吧!

他最愛畫荷花,大概畫了八千多張,還自號“荷花八千”。他筆下的荷花,一掃一般人眼中高潔淡雅的印象,而是燦爛、生機勃勃的,真的是生如夏花。這種畫法是他玩出來的,因為小時候調皮,外婆找他時,他便一猛扎子往荷塘里鉆下去,躲在水里邊仰頭望著朵朵荷花,看看飄蕩的水草和游過的小魚。因此他畫的荷花,多是視角往上,莖直挺立如沖天,畫面上如有水波蕩漾。

他的木刻刀功犀利,線條粗獷,畫面精細,也是玩出來的!洞撼薄防,鯊魚翻滾扭騰成弧形,釣魚線錯亂得簡直毫無章法,卻將“驚濤駭浪拍岸起”表現得淋漓盡致,人與動物之間共通的生命氣息似乎噴涌而出。黃永玉十來歲時喜歡上木刻,便自己鼓搗著,還曾因把辦公室搞得像木工坊而被辭退,他卻樂此不疲。后來以《春潮》和《阿詩瑪》轟動中國畫壇。

黃永玉本人超愛動物,養過狗、貓頭鷹、猴子、火雞、甚至狗熊。在黃永玉的筆下,貓頭鷹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睜的那只像銅玲,圓咕隆咚,好像在說“難得糊涂”。而且黃永玉特別愛猴。今年,黃永玉設計了兩張猴票,一張是猴子抓著樹枝,一手捧著個大蟠桃,臉上的表情卻像在偷笑。另一張是一只母猴抱著兩只小猴,微微笑著,兩只小猴瞇著眼親吻著猴媽的臉頰,親昵動人,現在已經貴得一票難求。

其實在三十六年前,黃永玉就已設計了中國第一枚猴票,上面就是自己曾經養的小猴伊沃。它像小朋友一樣盤腿而坐,睜著大大的眼睛,仿佛對世界充滿了好奇。他深愛著小猴伊沃,曾說“我想讓全世界知道我死了的猴子有多可愛”。有時候看黃永玉畫的猴子,會發現那種調皮、詼諧,其實像極了他本人。

很忙很忙的90歲

黃永玉說預感自己的90歲應該會很忙,因為他不僅要畫畫,還要寫自傳。前不久他的《無愁河上的浪蕩漢子》第二部出版,才剛寫到少年時期。他每天上午寫文章,下午就畫畫,周末有空就看看《非誠勿擾》了解下年輕人在想什么。

雖然年事已高,但黃永玉畫畫的速度依然很快。有時記者去采訪他,吃個午飯他就能畫出一幅大作。他的靈感好像是噴涌而出的,而那份幽默感卻凸顯其中。他的畫里常常配有各種幽默詼諧的話,如畫了只憨態的小老鼠,他寫“我丑我媽喜歡”,讓人捧腹。畫了一只鳥,他寫“鳥是好鳥,就是話多”,老辣精準。有人質疑黃永玉的畫濃墨重彩,不能算國畫。老先生懶于回應,只開玩笑說誰再說他的畫是國畫,就要告他。

老先生愛戴著貝雷帽,叼著根大煙斗,咧著嘴大笑,如孩童干凈的眼睛里又可窺見一種狡黠。談到人生時,他說“躺在地上過日子,貼著土地過日子,有個好處就是,摔也摔不到哪兒去”。于世事,他是通透的,因為見過生死,經過起伏。但于人生,他是好玩的,充滿童心。成年人的童心不是天真,而是看透世界后的寬容與坦率。

他的一生經歷數次時代動蕩,卻又充滿傳奇。他以一顆玩心將所有如夢的經歷融入作品,成為了一代大家!“90”后的高齡如今又算得了什么,用不老的心態,瘋狂地度過了90多載的絢麗人生,或許他才稱得上是人生的大贏家!

 

友情鏈接

五洲傳播中心 中國網+ 百度百科 英國普羅派樂衛視 華人頻道 看中國網 新華網 愛奇藝 360搜索

禮贊華人精神,同聚華人力量。展示中華形象,傳播中華文明。

京ICP備19026375號-1 京公安網安備11010102001093號 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537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京)字第03675號

禮贊華人精神,同聚華人力量。展示中華形象,傳播中華文明。

京ICP備19026375號-1 京公安網安備11010102001093號 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537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京)字第03675號

頻道
欄目
關于我們
A级特黄又硬又粗又长视频,亚洲另类图区清纯,同事出差人妻少妇